沙卡

black cat

沙枣|一次结局为回归的出逃


        生活是一个监狱,囚禁着形形色色的人。他们不得不一起共同奔走于今日,又一起无奈接受相似的明日。就像《沙枣》中的挖沟者们,一天挖到晚,一年挖到头。
        人们总是走着几乎一样的路,在这生活中。谁说出了不一样的意见,那便遭受批判。于是人们围坐一堂,开始自我反省……
        如此这般的日子里,总会有人想要出逃的。也许就同《沙枣》中忽然望见一颗沙枣树的“我”一样,他们看到了自己所向往的、与生活不一样的微光正孤立于一处。于是,他们苦心规划这次逃离,然后悄悄地离开了队伍,向自己的“沙枣树”奔去。
        从生活中出逃的人们来到“沙枣树”前的最初的那个时刻,不必说,肯定是欣喜的。为那一刻所获得的自由,为那一瞬所触及的向往。但不消多长时间,人们终究会起回归的心。因为人们明白,每个人都不得不跟着生活前进。
        “自由”与“心之所向”孤立于生活之外,但人们得身处于生活之中。毕竟,跟他人一起向前才有活路,这是现实的定理。否则人们会发现,当自己从欣喜中缓过神来,再回首,已身处荒漠,不见归途。
        在这时,人们想来也一定会像“我”一样,想起迷路者死在戈壁沙漠里的故事,意识到自己的渺小,屈服于无机世界的强大吧 。接着,决绝地转过身,不再看一眼“沙枣树”,然后顺着道路奔回生活中,重归队伍里。但这决绝中,多少有些无奈。
        突然的回归也许会让人们如“我”般,忽的就垮了,一时间竟动弹不得。但曾经浸染于身的自由的气息是不会在短时间内轻易被抹去的。同样向往一次出逃的人们,定会近乎狂热的吻食这一芬芳。是的,人人都爱这种滋味,但却又难求难得。
        一段时间后,出逃归来的人们已“复苏”,但这曾经残留下的气息却不再。也许是被人们瓜分尽了吧,就像《沙枣》结尾,“帽子空了”。
        然后,在一次结局为回归的出逃之后,人
们又回到了生活中,过那来了又去,一如既往的无穷的日子……

蜡烛的熄灭,意味着岁月的消亡…
        又是一年生日,像往常一样订了一个蛋糕。但蛋糕入口后并没有记忆中的美好滋味,也没有激起什么幸福的感觉,唯一在脑海中浮现的词语就只有“甜腻”。
        但我知道,这并不是蛋糕的问题。只是我不再像当初那样喜欢蛋糕,以及此类能给人带来短暂欢欣的东西了。那种一瞬间拔高的,就地而起却又迅速平复的快感,再也提不起我的兴趣。毕竟在如今,它们也不过是日常品……
(☞注:今天并不是我的生日,只是午餐时吃到蛋筒冰激凌,于是想补记一下生日那天的感受。)